欧美gif出入抽搐动态图片: 后入动图

白话文 379 ℃ 0

「你等一下不可以跟爷爷奶奶说姚晨的事情,不然我会回不了家」

「你一定要在我倒车的时候跟我说话吗?」

我虽然有驾照,但是我这张汽车驾照是我考了整整四次才考出来的,考第二次的时候还跟考官吵了一架。

「我是在提前告诉你,谁知道你等一下会不会多嘴又说出去」

从後照镜确认车子好好的在白线内没有超出,我将安全带解开,「好好好。是怕姚晨被追杀吧,还在那边找藉口」後面两句我极小声的几乎是含在嘴巴没有发出声音。

「我有听到」林麟解开安全带,然後转头瞪了我一眼。

「不用再瞪了,眼睛很大我知道」我转身将後座的鸡精拿来放在林麟腿上。

「干嘛?」

「拿给奶奶啊」

试着提了起来以後,林麟抱怨似的跟我说:「很重欸」

「叫我不要多嘴,那不用交换条件吗?」我转头看着她,然後露出我自信的微笑。

虽然无法跟林麟相比,但是我好歹还是走清纯系邻家女孩风的,一个微笑至少还是能迷倒不少人的。

啊,难道他是被我的清纯系邻家女孩风微笑蒙蔽了双眼吗?既然如此,那我就宽容他的行为举止吧,不过要让我心动他还不够格,呵呵呵呵呵。

「笑屁。下车啦」林麟收回她的视线,然後打开车门下车。

「爷爷奶奶,我们回来了」我和林麟站在玄关朝屋子里头喊。

「赶快赶快,赶快进来」奶奶一手牵着一个,将我们两个拉到客厅。

「奶奶,这个是姐姐买给你喝的鸡精」林麟将东西放到桌上。

「好好好,放着放着。等一下齁,你们爷爷在厨房煮菜齁」奶奶将我们两个安置在客厅以後,转头就走向厨房。

「老头啊~是煮好了没啦!孙女肚子饿了啦!」

看着奶奶的背影,我不小心笑出了声音,「每次一回家,奶奶都要这样催爷爷」

「谁叫我们两个太尊贵了呢?不过我们不去厨房帮忙吗?」林麟从桌上拿起电视遥控器放到我手上。

「算了吧」我摇摇手,「去了也只是被赶出来而已,没看到连管家阿姨都提早下班回家了吗?由此可见爷爷为了我们两个回来坚持要自己下厨」

自从我跟林麟搬出来以後,只要我们两个一回来爷爷肯定会自己下厨,我还记得当时管家阿姨一脸惊恐的跟我们两个说:「先生说要自己煮饭那我是不是要被炒鱿鱼了?!」

管家阿姨差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抱住我的大腿,求我别让爷爷开除她,结果後来一知道是为了我们两个才特地当一日主厨,那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真的特别好笑。

顺带提一下,妈妈的厨艺是奶奶教的。

「好了好了,麒麒跟麟麟赶快过来吃饭」

「来了爷爷」我跟林麟走往饭厅。

「今天有看到哪台喜欢的除湿机吗?我叫小陈上网买」爷爷一边夹鱼肉放进我跟林麟的碗里一边说。

「爷爷你不是叫我不要讲,你怎麽自己讲出来了」

爷爷夹了一只鸡脚放进奶奶的碗里,「啊对齁,活到这个岁数你就知道了,老人痴呆啊老人痴呆」

「老头,你给你公主夹鱼,给我夹鸡脚什麽意思?」奶奶瞪了一眼碗里的鸡脚再瞪了一眼爷爷。

「她们两个太瘦了,要吃胖一点。啊你不是说什麽脚不舒服,吃什麽补什麽,你懂不懂」

「肖欸」奶奶又瞪了一眼爷爷,然後又分别夹了一只鸡腿放进我跟林麟的碗里。

「来,多吃一点齁」

「谢谢奶奶」我跟林麟异口同声。

「阿对了」鸡腿正好吃完,我将骨头放到一旁,「爷爷,你不要再买东西给我们了,我们要什麽就有什麽,这样真的会把我们两个宠出公主病」

「公主病有什麽关系?爷爷我说了算」爷爷拍了拍胸脯。

麟麟失笑,「要是被爸爸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气说为什麽是爷爷买不是他买」我在旁边叹气道。

有其父必有其子啊,父子俩一模一样,都争着想花钱。

「麒」躺在我身边的麟喊了我一声。

「嗯?」

「你觉得姚晨知道我喜欢他吗?」林麟翻身看着我。

将手机放在床旁的小桌子,我坐起身,「这个问题⋯⋯这是个好问题」

林麟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讲废话。

凶欸。

「我觉得姚晨不是笨蛋,他不至於看不出来」

「那你说他为什麽不接受我的心意呢?是我不够漂亮吗?」

「蛤?」无法理解刚刚身旁的人说了什麽疯话,我非常惊讶的看着她。

「你刚刚说什麽?你觉得你不够漂亮?」

遗传到妈妈的长相还不够漂亮?校花当假的吗?

「那不然为什麽姚晨不接受我?」

「宝贝」我看着林麟,「有的时候,喜欢这件事不是你说要喜欢上就能喜欢上的。你看你自己交了那麽多任男朋友,有哪一任是你自己先喜欢上对方的?」

喔不对,应该要说有哪一任是真的喜欢对方的⋯⋯这样讲感觉我妹好渣。

「我们姑且先不论姚晨当初为何要和我们断绝联系,就他看不上你这点我们就可以主动把他剔除了,毕竟比他更好的男生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

「但是我就是喜欢他啊」说着这句话的同时,林麟带了点哭腔。

瞧瞧,梨花带泪的最佳典范,只要长的够漂亮,你连大便的时候也会是美女。

「我知道你喜欢他,所以我才没说什麽他是渣男这种话,要不然按照我的个性我早就让他在你面前跪下认错」

「你、你不可以这样做」林麟边说还边打嗝。

哭到打嗝,幸好我妹妹是美女,不然这个画面其实蛮蠢的。

「我没有这样做」我忍不住失笑,「麟,其实有的时候做一件事需要的不是周详且缜密的计划,需要的只有一股支撑你的冲动,不管在当下你想的是什麽,想做就去做,不管怎样就算你丢脸了还有姐姐帮你撑腰」

「⋯⋯」

「干嘛这个脸看我?」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躺下,将林麟的棉被拉好,「我的意思是你想告白就去告白,想骂他打他就去做,说不定把积在心里这麽久的事情说出来了,你会更加轻松也说不定」

林麟脸上依旧展示着大写的不可置信,「为什麽这种时候我觉得你特别可靠?」

「供杀小」我瞪了她一眼,「睡觉啦」我转身将台灯关掉。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