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莹的悲哀全文阅读_绝色娇妻

白话文 291℃ 0

李炎豪将白漓放在椅上,便单膝跪了下来!

白漓心惊,赶紧抚着他手臂,拧眉道:「你起来……你不必跪我。」

到底还是不希望男人对自己下跪,这永远是她心上的一块疙瘩。

李炎豪不知道她的心思,心一抽不禁难过了几分,下意识地问:「因为我不是你的谁?」

他早就想这样问了。

「我不是这意思……」

白漓摇了摇头,不希望他误会,难得解释着:「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能留给重要的人,所以你不要跪我……我不喜欢。」

李炎豪听过了她说词,俺不住心里的欢喜,勾了勾唇说:「我心甘情愿,因为妳是我重要的人。」

他眉目之间十分认真,没有半分虚假,可一段熟悉的话语,却引起了白漓怀疑……

好像,曾经有个人也对自己说过这一段话?

皱起了眉头,白漓越快越觉得这轮廓像极了那熟悉的男人,便伸手想取下他的眼镜,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测。

李炎豪心里早有了底,不慌不忙也不阻止,静静地让人儿为自己揭开面纱……

厚重的眼镜被取下,众人到抽了口气!

因为眼前的男人不是其他人,既然是全亚洲金融界人人敬畏的年轻企业家——黎炎昊!

这到底是怎幺回事?黎炎昊怎幺会冒充一个身份低贱的乞丐出现?

难道说……不,这应该不可能的吧?

一股不可思议的阴谋论,在人们脑中浮现,他们都在猜测黎炎昊是回来报复陈家的……

这些想法对那名当事人一点影响也没有。

黎炎昊的妖孽俊容,除了多了几块特效用的假浓疮以外,没有什幺变化。

那眉目之间依然沉稳内敛,深邃黑眸仍旧深不可测,唯有眼底的那抹柔情与薄唇边噙着的笑,从未变过。

「黎炎昊,你在搞什幺把戏?这样耍人好玩吗?」白漓环着胸口质问着。

她知道他做事一向有自己的理由,在来这里之前,心里也已经有了个底,所以她并不是因为受辱而觉得委屈……

而是不满他将她矇在穀里。

纵然她心里有很多话想问,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只好跟着他步调走了。

「你怎幺知道是我?」

勾了勾唇,黎炎昊替她穿好了鞋,才拉着她起身,倒是意外这人儿看起来好像不太惊讶的样子。

白漓撇了撇嘴,淡道:「味道。」

口气并不冷淡,只是无奈,总觉得自己的洞察力被人小觑。

「喜欢?」黎炎昊笑了笑,并一边除去脸上的特效妆。

「不讨厌。」

白漓应得快,没发现男人在听见这话时,唇角更扬了些许。

虽然这不是他要的答案,但也并不差。

她专注地拿着眼镜在脸上笔划,嘀咕道:「原来,一只眼镜能够造成这幺大的差别……」

黎炎昊宠溺地凝视着她的举动,任由她调皮,一点也不介意场合合适与否。

「呦!这下该我们出场了吧?」

叶无歌突然从人群里走出来,一身鲜艳的橘黄色西服,让他一出场就成了焦点。

人们这也才发现,他和他身后的东烨琛、任宇凡,以及临时助理唐飞。

这些人,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他们之中,藏匿了那幺久的时间,只为等一个出场时机……

这耐心、这谋划,都不禁让人不寒而慄!

「哒!」

「你们!去把那几个不学好的处理一下!」

叶无歌弹了个响指,周遭忽然涌入了几个黑衣,他喝道:「敢动我们黎爷的女人,就是在叶门头上动土,这口气不能嚥下!」

不一会儿,叶门的小弟们,便上前把那些欺淩自己嫂子的保安们压制在地了!

「白大哥,你还有意识吗?」东烨琛搀扶起杰森,怎幺说都是自己大哥的大舅子,不得怠慢的。

「黎爷。」唐飞拿了一条暗红色披肩递给了黎炎昊,便站到一旁备战着。

黎炎昊接过手,立刻将披肩兜在白漓身上,掩住她那块裸露的背脊,俯身蹭着她鼻头,说道:「披着,否则在继续让人欣赏下去,我可不高兴了。」

白漓耳根子立刻就泛了红晕,点着头难得听话。

这人最近动不动就撩她,害这心口总是不安分的,若不是她好定性,早就和一般的女人一样去倒贴他了吧?

黎炎昊勾了勾唇,算是满意她这般反应。

「昊。」叶无歌来到他身边,用大拇指指着几人,询问着:「这些人你要怎幺处理?」

黎炎昊不急着回应,反向白漓问着:「他们是用那一只手触碰妳的?」

白漓撇开了头,仍没忘却那种厌恶的感觉,觉得噁心不想提起。

黎炎昊看得出来,有些心疼,厚实的大手抚上那纤腰,将她搂的更紧,要她安心,也宣誓主权。

「黎大总裁,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不能完全怪罪到我们吧……啊——」

保安似乎没意识到自己死期将至,仍然吊儿郎当的,后头的叶门成员看不下去加重了力气,让他痛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不过只是奉命行事,自然不会『完全』算在你们头上……这样吧!别说我不讲人情,该废那只手你们自己挑吧!」

黎炎昊是个精明的商人,一下就挑出了保安的语病,一句话就堵得他们的嘴。

他的态度十分随意,就像在问「三餐吃什幺」那样普通的问题,可偏偏就是这样令人更加恐惧。

让人都不敢在说半句话了!

「黎炎昊!」

场子被砸简直大失颜面,陈明美可不会放过这始作俑者,劈头大骂:「你怎幺会装成李炎豪的样子?没发帖给你,也用不着这样来砸场吧!」

「装?」

叶无歌挑着眉头,轻笑道:「呵,陈夫人您会错意了吧?眼前的这位,亚洲富豪榜上有名的黎炎昊总裁,和妳记忆中的那位乞丐李炎豪——是同一个人!」

短短一句话,又引起了在场宾客们一阵譁然,脑袋仿佛被投了原子弹一样震撼!

「什幺!众人嫌弃的李炎豪,居然百大企业的钻石单身汉黎炎昊?这是怎幺回事?」

「难道……他是特意回来报复陈家当年对自己的所作所为?」

「快拍下来!这可是头条呀!如果让外界知道这则震撼消息,一定会引起不少话题的!」

事情发生的突然,许多人根本没把黎炎昊跟李炎豪联想在一起,只觉得他只是为了进场处理与叶门的纷争,而借用了李炎豪的身份而已……

可谁知道,这两人根本同一个人呀!

白漓这下也是矇了,脑袋突然转不过来。

她并非和多数人一样,局限于他的身份,而是好奇他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才能爬到这样的位置?

更想知道,他是不是打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刻意接近着她?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