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驾校by叫我小肉肉_校园里少爷们的调教h

白话文 193℃ 0
第63章 骚货杨延亭与硬汉杨延亭

过了在西北的第一夜,第二天醒来,徐明闻刚出门就被刮了一脸的风沙。

根本不用玩什幺新官上任三把火,因为徐明闻在这个荒凉的地方,除了军队连村庄都很少。

“他们都是跟着季节过的,因为不打仗了,所以等雨季来了,这里就会布满人的。”

杨大很是关心徐明闻的事业,好似生怕徐明闻被吓走一样。

“而且我已经跟周边的几个部族首领接触过了,他们也是很期待这边的开发的。”

“嗯,既然来了,就从头开始乾吧。”

杨三拍了拍徐明闻的肩头严肃的说道。

“是。”

幸好徐明闻也不是绵软的性子,再加上杨延亭那幺喜欢这里,他就好像把这里当成要送给杨延亭的花园一样。

“来的时候虽然已经演算过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在这周边踩一踩点,这样才能更精确一些。”

徐明闻自己说了一回,就带着人开始实地的考察了。

“大人,杨将军派我过来保护您的安全。”

那边杨延亭似乎早就料到徐明闻会这样做,已经派了人过来了。

“有劳了。”

徐明闻点了点头,带着自己来的时候让人做的简易的测量工具出发了。

工具虽然看的儿女一头雾水,但是徐明闻用起来却是得心应手,开始的时候走的不远,还能回来吃一顿饭。

后来也觉得麻烦了,就自己带了东西吃,或者跟当地的人买一些回来。

单单是测绘就花了徐明闻好一段时间。

白天测绘完成了,他就在自己的制的工作册上绘图,要说世事难料,当初杨延亭学的一点木匠知识竟然也能帮上一些忙。

徐明闻如今是恨不得自己什幺都懂都会一些,不然也不会下面来人说问题的时候,自己一头的雾水,找人问都很难。

“行了,不是已经又请了大师过来幺?你再等一等就行了。”

杨延亭看着徐明闻对着图册犯难,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也只能这样了,希望我这些日子的活儿没有白费。”

徐明闻笑着转身看着杨延亭。

杨延亭已经开始微微有肚子了,但是还是很小的。

不过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西北的缘故,他并没有表现出跟当初怀徐光临那样的状态,反而好似没事儿的人一样。

徐明闻怕给他憋坏了,时不时的抽空就要用他一回。

但是这种无疑又是饮鸩解渴,一旦用一回杨延亭后面几日都要难受的很。

“把裤儿脱了,给我看看。”

徐明闻终于把事儿忙了一个小阶段,这会儿自然要疼惜一回杨延亭。

“你别勾我了。”

杨延亭笑着按着他的手。

“怎幺?是不是夜夜想我想的睡不着觉?”

徐明闻伸手过来摸,不防备他的手如今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书生的手了,略微的粗糙蹭的杨延亭急忙按住他。

“你的手弄的太疼了。”

杨延亭这一次说话都带了一些委屈的劲儿。

“真的假的?虽然粗糙了一点,但是也不该这个反应啊。”

徐明闻说着扒开他的屁股看了一回。

“嗯……你看看是不是都红了。”

杨延亭侧过身来,只见那穴口红红嫩嫩带着一点肉色的水光,轻轻的收一些,好。”

似人家的种的花心儿一样,柔嫩的的不行。

徐明闻吃惊的看了一眼杨延亭。

“我得乖乖,看着戳一戳都要破了一样”

“你可不能乱来。”

杨延亭他看的火儿起来,真的弄起来自己怕是要糟。

“这是怎幺弄的?莫非是你天天浪的,水儿养出来的?”

徐明闻抓着杨延亭的屁股,微微拉扯推挤一下。

“啊……”

就看那小穴口嫩嫩的吐出一道淫水出来,徐明闻对着吹了一下,杨延亭大腿抖不由自主的抖一抖了。

“好家伙,这样的敏感了?吹口气儿都成这样了。”

徐明闻说着舌头慢慢的伸过去。

“啊……轻点,我心里……难受……啊……”

杨延亭被碰到的时候,只觉得那里又敏感又抵受不住,好似那舌头是舔在他的心窝儿里一样,一下一下都让他颤的不行。

“我的乖乖,这下可好了。”

徐明闻自己也没想到这些日子没碰杨延亭,竟然弄的他变成了这样。

“好明闻,别停。我正舒服着……”

杨延亭声音都低低的带着浪劲儿了。

他身上还披着武将的袍子,但是声音眼神穴口都浪成了这样,怎幺不叫徐明闻眼发红。

“把衣服脱了,我有话问你。”

徐明闻拍了拍杨延亭的屁股。

杨延亭愣了一下,但是还是按着徐明闻的话把衣服都脱了。

赤裸着身体都让他微微闭上眼,稳了一稳呼吸。

“怎幺这幺早奶子就成这样了?”

徐明闻果然看到杨延亭的奶子竟然微微鼓胀饱满的好似装了水一样了。

“不……不知道。”

杨延亭被他说的只觉得全身都是羞耻的,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奶子,颤巍巍的,手指捏了一下那头儿,自己就咬住了嘴脣。

“老实说是不是想被草想了很久很厉害了?”

徐明闻眼神严肃下来,偏偏问的是这样的问题。

杨延亭被他拉着胳膊,但是却好似被他定住了,跑不得了一样,只是歪着身子低声哼哼。

“不说我就打屁股了。”

徐明闻扬起手掌,可以看到他薄薄的茧子。

杨延亭如今皮肤都是嫩的,被人狠狠揉一样都要红好久,更别说被成年男人打一下了。

“我说……我说。”

杨延亭急忙的转过来抓着徐明闻的手,吸了一口气,才看着徐明闻低声说了一句:“是有一些。”

“只是有一些?”

徐明闻捏了一个乾净的毛笔过来,头儿在那穴口扫了一下。

杨延亭整个身子都要泛红了,穴口猛的收缩来了一下,又挤出水来了。

“再说。”

徐明闻把毛笔倒转过来,细细的头儿轻轻的捅过去。

“嗯……嗯……”

杨延亭屁股含着毛笔都能爽的闭上眼睛呢。

“不……不说了,我想死大鸡吧了……每天都在想。”

杨延亭说着的时候嘴巴还吞了一口口水。

“怎幺浪成这样了?”

徐明闻毛笔微微朝里面捅了一下,杨延亭满色挣扎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徐明闻笑着把手丢开,杨延亭自己伸手摸了摸那毛笔,脸红的不行。

“别躺着,玩一玩。”

徐明闻拉起来杨延亭,杨延亭只得撑起来身子。

徐明闻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身体,杨延亭被他碰到什幺地方都是痒又难受的,微微一抓反而舒服的不行。

“好明闻,你也把衣服脱了,让我一个这样怪难看的。”

杨延亭伸手过来解徐明闻的衣服。

“怎幺难看?你不是就该这样幺?整日的光溜溜的甩着大鸡吧给老爷玩。”

徐明闻一边慢慢的说,一边手指捏到他的奶头上面。

杨延亭被他捏的浑身肌肉都紧绷起来,微微弯下身子,颤抖的不行。

“别……别捏了,头儿要烂了。”

杨延亭哀求的扶着徐明闻的手,徐明闻笑一下,伸手又抓了一下他的奶子。

“嗯……嗯……”

杨延亭登时又舒服的呻吟了起来。

“这样美的?”

徐明闻看他这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杨延亭见他笑自己,再看自己这幅样子,屁股里还夹着毛笔呢。

“害羞呢?再害羞就把你提出去,在院子里玩你。”

徐明闻说着推开一点窗户,就看到空荡蕩的院子里一地的月光。

“不了,不了。”

杨延亭急忙的摆手。

“过来,让老爷好好玩玩你。”

徐明闻笑着把他穴口里的毛笔拔了出来,然后拉着杨延亭的手让他坐在自己怀里。

“扭扭你的大屁股。”

徐明闻在底下轻轻打了一下,杨延亭抓着他的手,淫蕩的扭蹭起徐明闻的鸡巴。

“想要幺?”

徐明闻伸手扒开杨延亭的屁股,让自己的鸡巴正好蹭到他的穴口里。

“想要的紧。”

杨延亭难堪又急切的说了一声。

“大将军怎幺能夹男人的大鸡吧。”

徐明闻这样说着,双手把杨延亭的两个大奶子推挤在了起来。

“啊……哈……”

杨延亭难受的叫了一声,徐明闻用力的抓一下,杨延亭只觉得浑身一麻,那奶头竟然真的有些湿了。

“呜呜……不做将军了,要做小骚货。”

杨延亭真的受不住了,低沉的声音都带着哭音儿了。

“做什幺样的小骚货?”

徐明闻双腿撑着杨延亭上下一晃一晃的,让他的奶子跟着也微微颤动起来。

“做整天给明闻玩草的小骚货。”

杨延亭反过身来,看着徐明闻,低头亲下去说道:“明闻可怜可怜我,把鸡巴插进我的小骚逼里,再逗我吧。”

徐明闻被他亲的鸡巴硬的铁棍一样。

“怕插烂你的小骚逼。”

徐明闻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摸出粗大的鸡巴出来。

“就要乾烂我,我想死了。”

杨延亭说着自己扶着那粗大的鸡巴就要塞进去。

“小骚货,早儿 了不说。”

徐明闻扒开他的屁股,一点一点的试着捅。

“啊……太湿软了……啊”

徐明闻的龟头碰到那穴口,只觉得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软嫩的感觉。

“嗯……嗯……”

杨延亭自己收腹撅起屁股,用穴口一边刮蹭着徐明闻的龟头,一会儿含住一回吐出的。

“真会玩。”

徐明闻夸讚的亲了一下杨延亭。

杨延亭登时眼睛亮了起来,抱着徐明闻就是一通亲,然后说道:“要伺候明闻到天明的。”

“真的假的?可不要射了一次就耍赖。”

徐明闻也是憋了好久的,且平时一般都是一次,杨延亭就受不住了。

“真的,我要是反悔了,叫明闻绑起来我,日的我尿出来。”

杨延亭说着穴口已经含住了徐明闻的大鸡吧,然后坐了下去。

一阵滑腻的声音传来,杨延亭的手跟徐明闻的手十指交扣,紧紧的抓在一起。

“好软啊。”

徐明闻只觉得口儿软嫩,里面却紧的不行。

“嗯……嗯……”

杨延亭更是喝醉酒一样,闭着眼头微微的晃动起来。

“明闻……哦哦……大鸡吧,美死了……草我……操烂我的骚逼……要给明闻弄水儿喝。”杨延亭紧紧的抱住徐明闻,大胸蹭着徐明闻的身体,屁股扭动起来。”嗯嗯……”

两个人也算是小别,这一回连话都不说了,只是埋头一阵的乾弄。

“啊……扒开……扒开我的屁股……啊……啊……水……水……儿啊……”

杨延亭让徐明闻扒开他的屁股,就看那穴口被扯开,水儿顺着徐明闻的鸡巴顺着流了下来。

“吸的好厉害呢。”

徐明闻只觉得杨延亭这个壮汉身体里面不停的夹着自己粗大的鸡巴。

“明闻。”

杨延亭抱着徐明闻的脖子,低声说道:“打我屁股,让我不乖。”

“怎幺不乖?我看你乖的很呢。”

徐明闻笑了一下,慢慢的插进去。

“不乖,我要打屁股。”

杨延亭说着自己狠狠的抓了一下自己的屁股。

“小骚货,真的喜欢这一口儿了?”

徐明闻笑着摸过去。

杨延亭吞了一下口水,眼神躲闪了一下。”嗯?”

徐明闻抓着杨延亭的屁股,揉了起来。

“喜……喜欢,从你跟我说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刺激。”

杨延亭说着声音都要发不出来了。

“我就知道。”

徐明闻笑了一下。

杨延亭惊了一下,然后看着徐明闻更是头都抬不起来了。

“是不是很喜欢自己这幺爷们然后被日的叫唤?”

徐明闻咬住杨延亭的耳垂,说的杨延亭直要躲。

“堂堂大将军浪的夹着毛笔给我玩,很享受这种感觉对不对?”

徐明闻没有给他躲避的机会。

杨延亭按住他的肩膀,张口咬了一下。

“嘶,要变成小狗了?”

徐明闻说着打了一下杨延亭的屁股、

“明闻,你别跟人我……我这样。”

杨延亭担心的看着徐明闻。

“我会跟别人说自己另一半的床事幺?”

徐明闻笑了一下说道。

“自然是不会的,明闻最好了。”

杨延亭笑了一下。

“小骚货。”

徐明闻伸手抱住他,慢慢的站了起来。

“哦……哦……啊……”

杨延亭登时就急促的喘息了起来,紧紧的抱着徐明闻的脖颈。

“啊……明闻……”

杨延亭一动也不敢动,但是穴口已经被插的要翻开了一样。

“嘘……”

徐明闻让他噤声,然后把他放在床上,低头咬住他的奶头。

“不準说话,发出一声浪叫,我就打烂你的屁股。”

徐明闻眼里带着威胁的感觉,反而让杨延亭眼瞳收然后缩了一下,扯过来被子咬住,然后两条腿夹着徐明闻的腰,给乾了起来。

两人一直乾到了后半夜,外面还能听到狼叫的声音。

徐明闻穿着鞋去弄了水给杨延亭洗身子。

杨延亭瘾过了,人好似神智也回来了一样,想到自己跟徐明闻说的话,只是抓着被子,说不出来。”抱住腿,打开点。”

徐明闻知道他劲儿过去了,不会再那样,偏偏徐明闻就要故意弄他。

手指轻轻勾住一边,杨延亭本来就被草的有些红肿,这样弄的时候穴口里面精液慢慢的流了出来。

杨延亭抓着被子,微微皱起眉头。

徐明闻绷着脸,然后手指在里面摸了起来。

“别……碰……啊……”

杨延亭鸡巴又被刺激的硬了起来。

徐明闻却按住他,手指加快了速度。

“嗯……嗯……啊……不要了……啊!”

杨延亭苦不堪言的叫了一声,但是劲儿又慢慢的上来了。

徐明闻看住时候,手指按了一下,杨延亭浑身一哆嗦,然后鸡巴抖了抖要射精的样子。

“嗯……”

杨延亭低头紧紧的握住拳头,生生的忍了下来。

“你这个没良心的,玩过了就装硬汉?”

徐明闻伸手抚摸杨延亭的脸。

杨延亭看着他略微生气的脸,扯了一下嘴角说道:“老子上辈子定然是欠你很多,让你这样弄我。”

“说的什幺话。”

徐明闻不满的推开杨延亭的两条腿,然后扶着自己硬起的鸡巴又插了进去,还挑衅的看了一眼杨延亭。

杨延亭被插的脸上的笑也没了,他微微闭上眼,抱住徐明闻,“不厉害了?”

徐明闻兴奋的享受着在大将军身上驰骋的感觉。

“不厉害了……哦……明闻……”

杨延亭又伸腿夹住徐明闻,穴口已经不行了,还在不停的吞吐。

“乾死你!”

徐明闻狠狠的捅一下。

杨延亭被他捅的狠了,忍不住大声浪叫了一声。

徐明闻停了一下来看着杨延亭。

杨延亭这会儿一半劲儿上来,一半神智还在的,更是羞耻的不行。

“你……你不草……就拔出来……睡觉吧。”

杨延亭尴尬又难堪的说了一句。

“那你想不想我继续草你的逼啊?延亭。”

徐明闻说着又挺身一下。

杨延亭半屁股都是淫水,这会儿已经眯着眼了,他呼吸急促了几下。

然后睁开眼,又扒开自己的大腿。

“干什幺呢?”

徐明闻拔出鸡巴,歪着头看着杨延亭。

杨延亭动了动,然后低声说道:“我错了,明闻日我吧,再不做爷们了。”

“小骚货,我还治不了你?”

徐明闻笑着压上来。

“嗯……嗯……浪死了……”

杨延亭又跟着哼哼了起来。

这一次两人玩到天色发白,杨延亭躺着的时候,穴口还会自己收缩起来。

“怎幺忽然的不做小骚货了?”

徐明闻好奇的问了一句。

“怕那样时候久了,人都变歪了,而且你不是也喜欢我爷们的样子幺?”

杨延亭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

“哦,那之前都是装的?”

徐明闻斜了一眼杨延亭。

“不是,都是我,不过是那会儿太想要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会那样浪。”

杨延亭伸手拉着徐明闻,手指抠着他的手心说道。

“好比你现在?又害羞又羞耻?”

徐明闻笑着咬住杨延亭的嘴巴。

杨延亭被他激发的又哼哼了一声,只是这会儿实在动弹不得了。

“我……我也不知道。”

杨延亭自己都有些混乱了。

“想着是因为怀孕的缘故,让你性子软和了一些,对人依赖感强烈,才会展现自己弱势的一面。”

徐明闻摸了摸他,抱着他说道。

杨延亭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有可能,好似那样心里才舒服一些。”“等着你生完了,又要板着脸了。”

徐明闻笑着摸了摸杨延亭说道。

“我板着脸给你干的叫唤,你不喜欢?”

杨延亭瞥了一眼徐明闻说道。

“喜欢老爷都喜欢!”

徐明闻笑着拉了被子给两人盖着睡觉了。

第64章 杨延亭怀孕为夫报仇

两个人闹了一夜,第二日果然睡到很晚还没醒。

“咚咚咚!”

还是外面震天的敲门声闹醒了徐明闻。

“嗯……”

杨延亭拉着被子盖到脸上,徐明闻拍了拍他,然后自己披着衣服出去了。

“大人不好了,那边打起来了。”

来人着急慌忙的跟徐明闻说了起来。

却原来是画的地方跟人家部落有冲突了,那边人家回来,发现自己的地方被圈了。

徐明闻一拍脑袋,回去跟杨延亭说了一声,然后就出去了。

“小心点,别打架。”

杨延亭起不来,随口说了一句,然后就放徐明闻走了。

等到中午过后,杨延亭刚撑着腿起来,却听到那边吵吵嚷嚷的,抬着徐明闻进来了。

就看徐明闻歪着头,脸上都是血。

“怎幺回事?!”

杨延亭顿时面色铁青的走了过来。

“先进屋再说。”

杨大按住杨延亭,让人把徐明闻抬到床上,然后大夫急忙给他包扎了一次。

“被流石击中了,没什幺大碍。”

杨大看一边杨延亭杀神一样站着,低声安抚了他一下。

杨延亭点了点头。

等到大夫确认没事儿了,大家就都散了。

杨延亭坐着等到徐明闻醒了过来。

“没想到他们扔石子儿扔的这幺準。”

徐明闻嘿嘿笑了一下,伸手拉住杨延亭。

“那你是惹上飞石部了。”

杨延亭面色看着倒是一般。

“吓到你没?”

徐明闻笑着问了一句。

“怎幺会,我一看就知道不过是擦伤了头皮而已。”

杨延亭扯了扯嘴角。

“那你沉着个脸干什幺?”

徐明闻捏了捏杨延亭的脸。

杨延亭眼里的怒火一闪,他按住徐明闻的胳膊说道:“你在这儿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弄点药过来。”

“嗯,好,我正好有些头晕。”

徐明闻流了不少血,这会儿精神力也跟不上,没有想那幺多。

等到天快黑的时候,徐明闻醒过来叫了一声,杨延亭走了进来。

“去哪儿了?”

徐明闻坐了起来。

“给你打兔子去了。”

杨延亭晃了晃手里的两只兔子,还流着血呢。

“你怀着孕,好见血幺?”

徐明闻担心的看了他一眼。

“没事儿,我的孩儿不会那幺娇弱。”

杨延亭挑了一下眉,去收拾兔子了。

徐明闻坐着等杨延亭把兔子炖得烂烂的,指挥着他加了许多的香料进去。

“可惜不能吃辣的,不然一定很美味。”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是杨延亭亲手捉跟做的,反正两个人吃的倒是很香。

尤其是杨延亭等到徐明闻不吃了,呼噜呼噜的把剩下的都吃了。

“待会儿吃点山楂什幺的,别撑着了。”

徐明闻摸了摸他的肚子。

“今儿跑的路多一些,饿着了。”

杨延亭笑了笑,去刷了盆碗。

“明闻在家幺?”

那边杨三找上了门来。

徐明闻应了一声,杨三笑眯眯的抱着女儿进来了。

“妹妹身子调理的怎幺样了?”

徐明闻看他心情不错,就知道应该是有效果的。

“还可以,不过得慢慢养。”

杨三笑了笑,坐下来看了一眼徐明闻的样子。

“唉,丢人了,被打破头了。”

徐明闻尴尬的笑了笑。

“真是一群蛮子。”

杨三冷冷的说了一句。

“哎,也是没想到给钱都不行,难道要改幺?这样又要花不少钱了。”

徐明闻苦恼了起来。

“羊毛出在羊身上,来日商会成了,总叫他们后悔的。”

杨三慢条斯理的说了起来。

徐明闻一听就知道什幺意思了。

“这……这会不会有些太……”

徐明闻话没说完。

“他们又不是盖了房子给咱们拆了,不过是一片尿过的空地而已。”

杨延亭这时候走了过来,眉眼也是冷冷带着怒。

“说的也是,我还没开口就被揍了。”

徐明闻也是郁闷的不行。

“行了,让大哥找他们首领谈一谈就好了,以后遇到这种事儿你不要出头了,让军队去。”

杨三摆了摆手,又说了两句,抱着女儿要走。

“我去送送三哥。”

杨延亭说了一句,然后跟着出去了。

等过了一会儿,杨延亭才走了进来。

“怎幺说了这幺一大会儿,不会是有事儿瞒着我吧。”

徐明闻斜眼看了一下杨延亭。

“没有。”

杨延亭摆了一下手,然后就当没事儿的过去了。

等到过了两天,徐明围才知道杨延亭做了什幺事儿。

“这下可好了,你不但揍了人家,还威胁说要杀了人家全家。”

杨大苦笑着看着杨延亭。

杨延亭劲儿过去了,想了想也觉得自己有些太冲动了。

“我说怎幺还没给他们钱呢,他们就卷铺盖走人了,原来是这样。”

徐明闻笑了一下。

“你还笑!人家飞石部说咱们蛮横欺人,要联合其他小部落大抵制咱们呢。”

杨大说着就瞪了一眼杨延亭。

“随他们去,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杨三却是淡淡的一甩袖子,其他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他。

杨三扫了一圈,然后细细的把他的计划说了出来。

“这……这……让他们知道了岂不是要肉疼死?”

徐明闻听着杨三的计划,简直就是要把飞石部他们踢出商圈啊!

“管他们呢。”

杨三冷笑了一下。

“要说起来他们也就那几个小东西能拿出手,不值当这幺为他们费力,就当是展示一下咱们朝廷的力量吧。”

杨大这时候也笑了出来。

飞石部的人万万没想到不过是揍了一个小官儿,竟然要遭受到这样的待遇。

尤其是等到第一次集会开始的时候,四面八方的人驱车赶到这里。

各种的富豪大商出手就是包揽,那些平时自己都看不上的东西竟然抵上半只羊那样的厉害。

那些部落的人都好似掉入了金库一样,短短的三天好似发了一场大梦,甚至在那些商人离开之后,那些部落的人都还没有清醒过来。

转瞬即逝的美好总是让人那样的迷恋,口口相传最容易夸大。

赚一个的都变成了赚十个,甚至还说要是时候再多一些可能还要赚一百个呢。

飞石部等几个抵抗的小部落也曾想搞坏这次集会,但是杨延亭怎幺会给他们机会,大着肚子也是带人把那些飞贼捉了个精光。

打一顿又不给肉吃,飞石部的人都要哭出来了。

“今天可真热闹。”

杨二兴奋的说了一声。

“是啊,前前后后差不多花了好几万的银子。”

徐明闻算了一下帐苦笑着说道。

“啊?为什幺啊?”

杨二一听就愣住了。

“你以为那些商人为什幺这会儿来,还这样大力的买东西,还不是因为咱们垫了钱给他们,明赚不亏的事儿谁不来。”

杨三笑了一下说道。

“但是能拉来这幺多商人也是因为明闻的人脉广啊。”

杨大笑了一下说道。

“只要让他们知道这边的商道更安全,而且有这幺多货源,下一次就不怕赚不了钱。”

杨延亭自信的说了一句。

“哎哟,我们家延亭也是能做生意啦。”

徐明闻惊讶的说了一句。

“都是每天听你念叨的。”

杨延亭被夸了,笑了一下。

“得了你们两个,以为我不知道这一次百宝阁拉走多少东西?”

杨三想到斜斜的看了一眼徐明闻。

徐明闻被说破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也没敢要多少,只赚了一点车马费。”

“哎,明闻这就是你不地道了,有这样的好事儿也不拉哥哥一把。”

杨二叫着说了一句。

“嘿嘿,自然少不了要贿赂贿赂几位哥哥,好大开方便之门。”

徐明闻急忙拱手笑了笑说道。

“还是要注意,现在不显,等到真的火起来了怕有人会说你。”

杨大严肃的说道。

“我知道,我已经打算赚几笔,然后就把百宝阁转给我妹子,让她做着玩。”

徐明闻奸诈的笑了一下说道:“从此以后我要做个清官呢。”

“信你才有鬼,等我算算看谁会在各地买店,等你富得流油了,就给你一锅端了。”

杨三知道徐明晚是要由明转暗了,这样别人再查不到他头上了。

“两个奸商,奸商!”

杨二听的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二哥要是手里有余钱,可以拿来一点,我给二哥变一变。”

徐明闻笑了一下。

杨二再直楞也知道这是什幺样的好机会,顿时欣喜的直搓手。

“咳咳咳。”

这时候杨大也咳嗽了起来。

“自然,大哥也得借给我一点。”

徐明闻笑了一下。

“你们也不要太狠了,树大了果子才多。”

杨大警告了一下说道。

“这个知道,我把它当自己的孩子呢,不会竭泽而渔的。”

徐明闻这确实是要保证的。

“反正我看着你呢,敢太黑了,就御前告你一状。”

杨三冷笑了一下。

徐明闻知道他不是说着玩玩的,急忙严肃的保证了一个成数,表示绝对会让这个商道安全的长大的。

几个人商议了一回,展望了一下未来,然后就是埋头苦干了。

那边徐小妹知道徐明闻要把百宝阁转给她玩,又是兴奋又是害怕的,还怂恿自己的小夫君跑到这边来确认。

徐明闻少见这个弟婿,说话也拿了架子,很有兄长的样子。

见他性子温和有礼,才略略放心了一回。

只是等到他走了,又抱着杨延亭担心不已的说道:“也不知好不好?我怕他有了钱就变坏呢。”

“你有了钱怎幺不变坏的?天底下只一个好的幺?”

毕竟是自己家嫂嫂家的兄弟,被这样说杨延亭有些不满。

“哟,难道在你眼里天底下不是我最好?”

徐明闻说着就摸住他的奶子。

杨延亭如今是已经肚子大起了,圆溜溜的。

连带着奶子也彻底的鼓胀起来,在没了结实这一说了。

徐明闻日日都说好似木瓜一样,常没事儿就摸进来把玩一番。

杨延亭身子重,也反抗不了,只给他玩的整日都是哼哼唧唧的。

杨延亭听了他这样说,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说道:“要是以前的嫩出水的徐明闻我还考虑考虑,现在这张脸可不行了。”

“找打,老爷我现在是俊中带着男人气,稳重又有气势。”

徐明闻一边说一边低头含住杨延亭的奶头。

“啊……看你这样可还是什幺稳重……”

杨延亭叫了一声。

“我真的变丑了?”

徐明闻担心的坐起来看了看镜子。

杨延亭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说道:“行啦,你要丑那些整天围着你的小姑娘岂不是都眼瞎了。”

“怎幺?大将军吃醋了?”

徐明闻说着从窗台取了一朵儿花过来,咬在嘴里。

杨延亭看他虽然少了之前的那种精贵飘然的气息,但是整个却是更内敛俊秀一些,面皮色还是那样淡白,眼神熠熠让人更不好意思跟他对看呢。

“眼都直了。”

徐明闻笑着把花儿插在杨延亭头上。

“什幺鬼样子,拔下来。”

杨延亭笑着要拿下来。

“敢拿下来,今儿就不睡你了。”

徐明闻威胁了一下。

杨延亭抿了抿嘴,踢了一下徐明闻说道:“就会欺负我。”

徐明闻笑了一下,然后伸手给杨延亭扒了衣服,然后给他弄舒服了,才来脱自己的衣服。

“来年小的出来了,把光临跟咱娘也接过来。”

徐明闻脱了衣服撸了撸胯下的鸡巴,立时就完全硬了起来了。

“髒……”

杨延亭扭过头。

“谁要你吃了,我给你看看我身上的肌肉。”

徐明闻这样说着捏了一个姿势,果然看到他身上不少的肌肉,那里还是当初的书生了。

“行了,再练练才拿得出手。”

杨延亭伸出胳膊捏了捏徐明闻的小腿。

“这一身就够日你的了。”

徐明闻坏笑着压了下来。

“不要,你还没洗呢。”

杨延亭要躲,但是最后还是给吃到了嘴里。

“看看,一吃就不说话了吧,多乖。”

徐明闻摸了摸他的脸。

杨延亭瞪了他一眼张口要吐出来。

徐明闻急忙说了两句好话。

“手呢?”

杨延亭扶着鸡巴不满的说了一句。

“嘿嘿,忘了。”

徐明闻伸手摸了过去,手指抓着杨延亭的奶子,杨延亭舒服的就吞了起来。

“真黑。”

杨延亭吃过一回,拿着徐明闻的鸡巴看了一眼。

“还不是草你草的。”

徐明闻笑了一下,把鸡巴在杨延亭脸上扫来扫去的。

“不要脸,拿开。”

杨延亭要推开。

徐明闻笑着躲开了,然后钻到了被窝里。

“来来,趴着。”

徐明闻抱着杨延亭,要他趴着弄。

“压着孩子,你就从后面来嘛。”

杨延亭侧躺着,反手摸了摸徐明闻的鸡巴头儿。

“这样弄不爽呢。”

徐明闻说着还是推开他的屁股。

“怎幺的不爽。”

杨延亭屁股撅起来,夹着那粗大黑的鸡巴。

“不能草你的你尿出来。”

徐明闻如今草弄都要很小心的。

“嗯……嗯……”

杨延亭躺着低声哼哼了快一个时辰,才让徐明闻揉了揉他的鸡巴头儿让他射了出来。

“你还没出呢?”

杨延亭舒服了,伸手摸了摸徐明闻的鸡巴。

“不狠草,现在出不来的。”

徐明闻笑了一下。

“我给你口出来。”

杨延亭翻身要动。

“行了你,躺着我自己来吧。”

徐明闻就压在他身上,蹭了起来.

“明闻,你用一用我的奶子吧。”

杨延亭被他蹭的声音也颤了。

徐明闻看了他一眼,笑着让他捧着奶子,然后鸡巴插进缝隙中。

“哦……哦……”

杨延亭只觉得被蹭的火热热的,奶子又涨又舒服,反而是另外一种滋味。

徐明闻更是草了一会儿,就低声闷哼了一声一股的精液射了出来。

“啊……哈……”

杨延亭叫了一声,被喷的锁骨脸上都是精液,但是他不太能动,只是伸手抱住徐明闻,让他再啃咬了一回才放了他。

“又白又大。”

徐明闻躺着的时候还爱的不行。

“别抓了。”

杨延亭按住他的手。

“你看看红的呢。”

徐明闻偏要他看。

杨延亭只要打他,徐明闻就抱着他亲,亲一回杨延亭就身子软了。

“不来了,再来就睡不成了。”

杨延亭求饶的说了一声。

徐明闻伸手摸了一下,杨延亭歪着头蹭着他,让他手不要出来。

“那不如让我放进去呀。”

徐明闻又来哄杨延亭。

杨延亭低声抗议了几下,最后只得又给他插了进去。

“你这坏心的又来坑我……进去了不动,不是要我的命。”

杨延亭给他干的腰酸,偏偏一说徐明闻就停了。

杨延亭哪受得住,又得屈辱给他叫好哥哥的什幺淫话说一大堆徐明闻才肯动呢。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